我在見祢的路上遲到了,司馬庫斯。

我站在高聳的綠意中,逆光望著祢坐落在山裡,山巒之間的不言不語,就像司馬庫斯為這個初春勾勒出的形狀一般,神秘而自由。許多人前往此地是為了遍地櫻花,但對於熱愛著山中每個季節的人來說,開花之日未必是拜訪最好的時光,當山佇立著,而雙腳真真實實地踩上時,這本身就已非常美好。

貳零貳零,教會我的6件事。

這無非是個令人心碎的一年,看著世界因疫情而死亡的人數已破千萬,就像被寫入15世紀的黑死病,人心惶惶卻又束手無策。而時間又像進入了蟲洞,所有事件被拉得平板而毫無縐褶,記憶在這光滑面上無法久留,也因而刷上一層霧白。

掌心上的電子圖書館 – 電子書與實體書,哪個好?

2020/6/18 敦化誠品熄燈,彰顯實體書店、出版業在現代經營逐漸困難,即便我們多麼熱愛書、多麼珍惜紙本印刷,也不得不承認紙本書的局限。紙張的發明取代了竹簡、絲帛等知識載體,工業革命後的印刷機讓出版頁能夠大量印製書報,在當時的人們多數仰賴紙張,來接收資訊和思想,在科技進步後,觸控銀幕的普及也僅20年,至今「人手一機」的現象已見怪不怪, 數碼時代的電子產品讓紙張的使用習慣開始有了變化。

「一隅一會,凋殘仍美。」一隅有花專訪

四月底的台北午後,如常地飄著小雨,循著地址來到一條 安靜的巷弄,仰頭尋找時看見那層白色重新油漆的樓層肯定就是目的地,就如記憶中的模樣— 純淨、美好,而今天又會得到什麼新的詞彙來描述 yiyu 呢,我也不曉得。 一隅有花,開始於2016的秋天,創辦人為亦瑀(下文稱「小亦」)和柏韋。 提供每周鮮花的訂閱服務,認為植物可以用最溫柔的方式陪伴生活及安撫情緒,隨後有設計特定節日花束、相關花藝課程及出版《一年生》植物日曆,並在其加入選句小卡,柏韋和友人小光也於 Spotify 合作開播深夜電台《Before Midnight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