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在見祢的路上遲到了,司馬庫斯。

我站在高聳的綠意中,逆光望著祢坐落在山裡,山巒之間的不言不語,就像司馬庫斯為這個初春勾勒出的形狀一般,神秘而自由。許多人前往此地是為了遍地櫻花,但對於熱愛著山中每個季節的人來說,開花之日未必是拜訪最好的時光,當山佇立著,而雙腳真真實實地踩上時,這本身就已非常美好。

瀨戶內海,水正藍。

「那大概是個幸運之地吧。」旅程結束後,所有旅伴的生命似乎都有所改變,指南針開始悄悄晃動,原本的航向因季風交替更改目的地,有人迎風而去,有人則緊握著舵。這趟突如其來的旅程,打亂原本安排好的計畫,但內心總有個聲音堅持要我出發,或許是命運的牽引領著我前行,不曾想過一片平靜的海,竟能激起翻轉生命的潮水。面向內海,遙望遠方的你,是在凝視著攜手的旅人,又或是在寄望那不久的將來?

來一曲玫瑰探勾吧,巴黎。

此時正在飛往巴黎的上空,剛經過多特蒙德的天空,飛了9200公里,大約再40分鐘會降落,小窗子外的天空從粉紫漸變為湛藍再轉換為繁星點點,而窗外卻是這顆地球的形狀,如果人真的擁有翅膀,那麼親眼看見時勢必會非常非常感動吧。在飛行時的時間似乎可以轉移,而不變的是最終仍然兌現相等代價,睡了又醒,醒了又睡,那座床邊的鐵塔是否會比想像中還要大許多呢? — 寫於 2019.6.1

New York II

搭乘近40分鐘的地鐵抵達Brooklyn Br. City Hal,少了本島的人潮及高樓疊起的城市樣貌,取而代之的是偏區的荒涼,當然此與其歷史相關,在1980年代及90年代,該區以治安不良聞名於世大多以中下階層為主要居住者,直到近幾年後有漸漸改善,布魯克林大橋始建於1883年,是美國最老的斜拉橋之一,橋面橫跨紐約東河連接了曼哈頓區與布魯克林區。

New York I

紐約,是一座適合與城市戀愛的地方。
這裡給予的新鮮感讓人不亦樂乎,每個轉角都可能遇見無法想像的驚喜,他就像是位穿著黑色訂製西裝的男人,當妳遠看時會被他的品味所欣賞,靠近後則會因為風趣和身上好聞氣味所加分,他閱讀無數的書本及人心,懂得世俗處事的方法,面對任何突發意外都能迎刃而解,然而,卻也是個孤獨者,會獨自在深夜的酒吧中來杯威士忌,配上經典的藍調,危險,迷人卻比誰都懂得愛,他能給予你所有卻也能讓你一無所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