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在見祢的路上遲到了,司馬庫斯。

我站在高聳的綠意中,逆光望著祢坐落在山裡,山巒之間的不言不語,就像司馬庫斯為這個初春勾勒出的形狀一般,神秘而自由。許多人前往此地是為了遍地櫻花,但對於熱愛著山中每個季節的人來說,開花之日未必是拜訪最好的時光,當山佇立著,而雙腳真真實實地踩上時,這本身就已非常美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