台灣人

「願有多大,力就有多大。」 原來台灣並沒有那麼進步,還是有那麼多的守舊和二元對立,這麼多以愛之名行惡之實的惡意,雖然原本就沒有很大的期待,但看到這些行為依舊讓人很難過。從川普上任、英國脫毆,到這次的選舉結果以及公投懸殊腎大的票數,保守勢力的復辟之所以能夠擊潰同溫層,並認為世界荒唐,排除了作票可能和政治操作,或許有一部分是出自知識份子的傲慢。我們自以為的條理清晰與邏輯慎密,那些深信不移地公開真理,對另一邊的人來說是外來語,他們聽不懂也不想聽。他們畏懼著那些聽不懂的東西,所以統一歸納為怪力亂神,進而衍生出那些荒腔走板的言論,因為他們只相信面對面的交流搏感情。每個人都有不同的生長背景與生命脈絡,同理心很難,但卻應該是一個能夠讓社會變更好的基礎。

New York II

搭乘近40分鐘的地鐵抵達Brooklyn Br. City Hal,少了本島的人潮及高樓疊起的城市樣貌,取而代之的是偏區的荒涼,當然此與其歷史相關,在1980年代及90年代,該區以治安不良聞名於世大多以中下階層為主要居住者,直到近幾年後有漸漸改善,布魯克林大橋始建於1883年,是美國最老的斜拉橋之一,橋面橫跨紐約東河連接了曼哈頓區與布魯克林區。

Good for all days

我,依舊老派,用細緻的押花紙張寫下每一句給予好友的話語,點上微光及幾首沈澱的音樂好讓情緒得以抒發。偶爾放蕩、偶爾流浪、偶爾叛逆,依舊生活在每個計畫的小方格中,沒什麼特別。晚餐可以來杯82年紅酒,給予日子多一些情調,或者牽著我的手去城市裡闖蕩,不需任何目的,可以成為電影中的主角上演浪漫的狂奔。

生活韌性

世界充斥著過多的物質,多元的選擇反而成為現代人貧困的主因。 蘇黎世是一座歐洲金融之都,也是全球薪資最高的城市,都會區的收入更高達台幣23萬,在這個第一大城中卻沒有一絲奢華的氣息,他們選擇的從來不會是LV,而是簡單舒適的Freitag,不是他們買不起,而是覺得舒適更重要。